The Shape of My Life

nothing

默想骄傲

主仆王怡:






骄傲是一种流氓行为。骄傲就像一头猎犬,无情地追逐着我。就像行淫者的、致死的疾病,在令人作呕的粘膜中依附着我。骄傲挟持着我的灵魂,把老我作为寄主。就像乞丐朝一杯牛奶吐口水,等我放弃后,便得意洋洋地拥有了它。


骄傲是一种英雄情结。骄傲是被扭曲的英勇,是弥尔顿在《失乐园》中所描述的、撒旦变态的勇敢。骄傲是对顺服的逃避。骄傲是一个苦难中被缚的普罗米修斯,一个不义世界中的愤青。骄傲就是哈姆雷特说,“这世界脱了轨了,偏我有责任把它修好”。


骄傲是一种皇后心态。骄傲是如此隐秘地相信自己属于好人之列。骄傲是高看自己在救主面前的属灵地位。骄傲是幼儿园的小红花比其他小朋友更多。骄傲是我们不满足于被造的特别,进而奢望比他人更加特别。骄傲是看见别人穿的衣服和自己一样,就不免有些失落。骄傲开始是一个皇后,最后是一个寡妇。


骄傲是一种个人主义。骄傲是自负的,是离群索居的,是假装没有痛苦和忧伤。骄傲是自力更生,骄傲是独立自主。骄傲用不哭泣、不求饶、不失态,从而使自己高于全人类,或低于全人类。


骄傲是一种乐观主义。骄傲是轻浮地看待自己,是对自己人生理想的轻信和盲从。骄傲是有技巧地养成谦卑的外貌。我的许多谦卑,都貌似谦卑,实则骄傲。就如九眼桥望江路的“成都第二好吃火锅”,他认了第二,就无人敢认第一。骄傲是出色的演员,为掌声而哭泣,为报酬而微笑。骄傲是我内心的“大跃进”,骄傲是一场“超英赶美”的天路历程。骄傲是夏天从嘴里呼出的热气,是宴席过后口中冒出的气泡。上帝创造的食物都甚好,但骄傲使我们的舌头发出恶臭。


骄傲是一种反律主义。骄傲使我倾向于相信,是我的经验、知识和技能,使我变得重要。骄傲使我倾向于相信,像我这样的人不会轻易犯下大错。这表明我倾向于将自己置于上帝的律法之上,渴望“从心所欲,不逾矩”。骄傲就是赖恩犯罪,表面是对律法的掌控,实质是对恩典的藐视。


骄傲是一种理性主义。或者说,理性主义是更深的蒙昧主义。原罪的本质是骄傲,骄傲的人是愚顽人。谦卑是因为看见了真荣耀,而骄傲是属灵的瞎子。骄傲是一个侍从,因为没有认出国王而大言不惭。骄傲是班门弄斧,骄傲是不学无术的人在茶馆高谈中东局势。骄傲是“毁谤他们所不知道的”(犹1:10)。骄傲的反面,是听见耶和华说,“我的荣耀经过的时候,我必将你放在磐石穴中,用我的手遮掩你,等我过去”(出33::2)。


骄傲是一种浪漫主义。骄傲是活在幻想中,骄傲是神秘的、隐匿的。骄傲是对动机的自我放纵。骄傲将上帝的真理内在化、主观化。骄傲在本质上是一种巫术。骄傲是伸手去扶约柜,骄傲是塑一头金牛,骄傲是扫罗的献祭,骄傲是恶俗的审美。骄傲是在“我已经决定、要跟随耶稣”的歌声中,把自己感动得一塌糊涂。


骄傲是一种怀疑主义。骄傲是对恩典失去确信的原因,又是对恩典失去确信的结果。骄傲是以怀疑之名引进假神,使我不能以单纯的内心侍奉主。唯有确信能使我们具有谦卑的儿女的性情,能祛除我们内心的傲慢。唯有对恩典的敬畏能使我更深地悔改。但骄傲却不断地,把我的感受和别人的评价置于上帝的应许之上。


骄傲是一种权威主义。当彼得拒绝耶稣为他洗脚时,这是何等隐秘的骄傲。当万王之王俯伏下来,挑战他的价值观时;彼得的拒绝显明,假如他是另一个人的夫子,他绝不会为那个人洗脚。正因为如此,周必克牧师说,“耶稣蹲下来,为那些骄傲到无法谦卑下来的人洗脚”。



评论
热度(41)
  1. zhangike主仆王怡 转载了此文字
  2. 五花肉的大白菜主仆王怡 转载了此文字
  3. The Shape of My Life主仆王怡 转载了此文字

© The Shape of My Lif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