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hape of My Life

nothing

遇见未知的自己

也算是一份赏赐,那日北京城难得细雨缠绵,沮丧过后的我决意还是去趟图书馆吧,踌躇满志着打算专心搜索从前曾拿自己对它的不知不解自嘲的C#编程教材。携着几本觅得还算合意的书籍在阅览室翻阅。可无奈死性难改,这样的编程大块头还是一翻就困。突然眼睛一亮,从杂乱书堆里径直发现了这本书——《遇见未知的自己》。然后幸运地拜读,又幸运的有冲动拾笔记下。

恕我浅陋,一直以来,看到冠以美女作家、美女主播云云头衔甚至光鲜靓照做封面抢人眼球的精美书籍,我顶多只敢略略一翻,实在不敢细细品读。伊人笔下谈人生,如同仙女同巫女讲,讲再多的人生,谈再多的世间哲理,又实在可笑。小巫女我打着哈欠怪不礼貌地抱歉说:“Sorry,我睡了,仙女你自便。”

而这本书,翻阅到最后的封底,才知道自己还是中了圈套——又是一个十足的美女前主播。套用序言:“从一个光鲜亮丽的新闻主播,到一位为追求自我真相不辞艰辛跋涉山水的心灵修行者,张德芬一路修行的用心良苦,就在一股脑儿无私奉献的字里行间,与众生交流。”

一场奇怪的对话——我是谁

借由此书第一章做小题,是因为小巫女我也被此困惑,我猜你也难免罢。

书中心在乱岗的李若琳,以“自我毁灭式”的宿习开着车在冬天的雨夜,在荒郊野外的山区横冲直撞,终于走到无路可走无路可退,按作者的安排,遇见了老人,从此开始了探索自我的过程。

“你是谁?”老人问道。

“我叫×××。”No,No.名字只是一个代号。而“我”,是谁?

“我在××公司上班,我负责××项目”。可换了工作,“我是谁”的内容岂不是也要变?

“我聪明伶俐,能言善辩……”这只是一个身份认同,一个看待自己的角色而已。

“那我是我的身体?“诚然,我”有“一个身体,而我并不”是“我的身体。

…………

老人以上皆非的否定法,让若琳茫然,看客我却觉痛快,像是驳倒了一堆我也不想要的答案。“道可道,非常道“,我们在用言语来表达言语不能表达的东西,当然困难。就如,我们所有用言语去描述月亮的尝试都只是指向月亮的手指,却不是真正的月亮。

我是谁?到目前为止此题无解。

而我们平日里所受苦的根源正是来自不清楚自己是谁,而盲目地去攀附,去追求那些不能代表我们的东西。

真我——爱,喜悦,和平

老人说,人类汲汲追求的,无论权力,财富,健康或是还有其他,最终目的还是在追求喜悦与内心的和平

喜悦之不同于快乐。快乐由外而生,其先决条件一定要有一个是我们快乐的事物,所以它的过程是由外向内,问题在于:既然快乐是取决于外在的东西,那么一旦那个令你快乐的情境或事物不存在了,你的快乐也随之消失了。而喜悦不同,它是由内向外的绽放,是从内心油然而生,一旦拥有,外界是夺不走的。

小巫女也渐渐明白:死亡来临的时候,会把所有不能代表真正自己的东西席卷一空,而真正的你,是不会随着时间甚至死亡而改变的。

我们从小到大,都有一个意识,从你有记忆以来,就一直存在,陪着你上学,读书,工作,结婚,生子,老去。所有中,有一个东西,在我们里面是一直没有变的,尽管我们的身体,感情,感受,知识和经验都一直在改变,但是我们仍然保有一个基本的内在真实的自我,即为真我。

这个内在的真我不会随你的身体而生,也不随着死亡而变的。它可以观察人世百态,欣赏日出日落,云起云灭,而岁月的流转,环境的变迁,都不会令其改变。

的确,那个基本的有一个我的感觉,是一直存在,不曾改变的,那为什么我们感觉不到真我的爱、喜悦和和平呢?正是因为我们在这世间扮演的种种角色遮盖了我们的真我。而我们如何扮演自己的角色,也必然会影响别人与我们之间的互动。

老人告诉若琳:“任何丢弃自己不实的身份认同,而且不被自己的思想、情绪以及身体所限制和阻碍的人,都能展现出征我的特质。

一天下来,读书加码字,虽是心甘但说实话是件累人的事,小巫女累了,可还没看完,没写完。不情愿的未完待续……

评论(1)

© The Shape of My Lif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