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hape of My Life

nothing

多庆幸我是我

夜又深了几重,而我的脑海却如雪亮的闪电照过。怕吵醒已熟睡的舍友,翻身起床,轻轻掀起窗帘的一角,看见黑夜如墨般深沉的脸上染着几分月色,倒是明媚了许多。

思绪在翻飞,过长的腹稿时间,造成了思想的错综复杂。而对于文字的过分挑剔,让我迟迟不敢落笔,怕拙笔无力表达内心的感受。

习惯了夜读,喜欢了这份难得的清净,用文字过滤内心的沉滓,一股平实淡泊的感觉,无言地浸泡着周身。有文字的冲动,念头已成决意,抓起手边的笔,任笔墨在纸页蜿蜒,恰如此时的心意,凌乱却又真实。

 

抬头问问自己,曾经的梦可曾忘记?——它还在脚下。恍然发现,再过几天,就快要二十了,可要拿什么祭奠这将要逝去的二十载呢?成长的年轮里,我欣喜地发现,善良的人儿给我装载了满满的感动。何其有幸,在我尚未品味人生艰辛前,就遇见了这世间的良善与美好。

从西到北,我背负着年少的梦想和满满的期望踏上列车,独自北上。不得不再次说,我是幸运的,幸运地与你们相遇。

 

大一时我们一起打扫教室,谈天说地,从陌生人幸运地结为知己。那个听着朴树的歌会落泪的女孩,路上匆匆偶遇,却连个招呼都未来得及打,相视一笑,你还好吧?那个坚定地告诉我,将来要做个优秀律师的晓芬,每次看瘦小的你抱着厚重的法学书步履匆匆,我都会想问你声重不重。当然也不会忘了那个极其负责的组长呀,印象深刻的是每晚九点五十,我们听到一串钥匙奔跑的叮当声就知道是你跑来了。倒是庆还会常常见到,上课时遇到会亲切又随意搭几句话。还有高高的爱说些冷笑话的山东大男生和那个我还不知怎么形容的男孩。大一每晚我们准时聚在某个教室,边挥舞着扫把,边说着自己身边今天又发生了什么趣事,快乐与忧愁互相倾诉然后彼此分担,多像一种家的感觉。宏福的天很蓝,蓝天白云,我们牵手起飞。

想来人与人的相遇莫不是像极了河流与河流的交汇?在某个地点交汇,彼此影响,互相注入不同的流水,然后又在某个岔口分离,带着别人的流水,流淌到下一个交点与另一条河流相遇,交汇,再分离。周而复始,构成了人生的遇见。

大二,姜老师看我和素素没有应聘上岗位沮丧的样子,安慰我们会有办法的。于是,我和素素庆幸又忐忑地去了教务处。初去时的胆怯与忐忑被老师们的热情和关心渐渐融化殆尽。从把它当成一份维持生计的工作,渐渐地是锻炼自己的平台,到后来便是快乐的投入,我真的是越来越快乐。

可爱善良的盛老师,你总是那么活泼乐观,生活中的趣事或是看到个笑话要念给我们大家一起欢笑。一直觉得你的心比我们还年轻,见不得别人的烦恼,总有一种力量去化烦恼为快乐,像个孩子样善于发现生活中的美好与善良。

还有亲爱的王老师,你不比我们大几岁,真的就像是姐姐一样的亲切和温暖。每次我去帮你取个什么东西,你都会灿烂笑着真诚地说谢谢,我不觉得理所应当所以更加温暖。那一阵忙碌的时候,看你走路都是急转弯,电话总是铃声不断,每晚加班连饭都顾不上吃,真的好心疼。

还有我的“同事”——真真和小鱼。前几天还跟真真说起当时的笑话,第一次见她,竟把她误叫作学姐。小鱼倒是真的学姐,可我却是爱叫她小鱼,自由自在的小鱼。我们的办公室忙碌但充满了快乐。在这里,我们尽自己所能,为老师的工作减轻些许负担,让他们能够更好地投入工作,对我们而言,这是快乐的。而在这里收获的,却又远远多过付出。工作与功课间的权衡协调,处理琐碎事件的耐心,待人接物的方式,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深厚的感情……细细想来,哪一样不让我受益匪钱呢?正如盛老师所说,我们在这里得到的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

 有时会想,多庆幸我是我,遇见你们的我。让我明白这世间不仅有已司空见惯的冷漠冰凉,更多的还是温暖与善良。读到一位学姐的文章——《如沐慈悲》,莫不正是我们的心情?成长的途上,因为彼此的遇见,所以我们不再孤独。对于生活,会觉得内心的富足远高于物质的窘迫,心中也因此充满浓得化不开的感恩。

 后记:深夜无事,翻出大概是2010年5月写的文字,谨纪念本科四年勤工助学生活中遇到的所有美好。

评论

© The Shape of My Life | Powered by LOFTER